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

【牛角读书】 《与妻书》作者林觉民的牺牲,值得吗

ZAKER吉林 06-30

作家连岳在公众号里发了一篇文章,讨论了这样一个命题:一个人的行为,促进了社会的进步,代价却是失去了个人的自由,还给自己爱的人带去麻烦与痛苦,这样做值得吗?

这么说有点抽象,举个具体的例子,我们上学的时候都读过林觉民的《与妻书》,林觉民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(且不论对不对),慷慨赴义。而这封信,表达了林觉民对家庭尤其是妻子的愧疚,或者说解释,安慰妻子,也安慰自己。那么这么做值得吗?

连岳给出的答案是不值得:" 因为它违背了最基本的一条真理:我爱的人,才是我生命中最值得付出的,其他人的价值、包括人类的进步与否,和 Ta 比,都是次要的。这是个人主义者的态度,这也是个人主义者的爱情观。"

连岳的观点,让我想到最近看的一部网络小说《大王饶命》。小说的男女主角吕树和吕小鱼大约就是连岳这样的个人主义者。他们是孤儿,相依为命。在他们的世界里,只有彼此。用连岳的话说,只有对方,才是他们生命中最值得付出的,其他人的价值、包括人类进步与否,都是次要的。

这是一本搞笑小说,主人公的贪婪、胆小和自私被表现得淋漓尽致。举个例子,吕小鱼难得请客吃饭,花了 201 元,结账的时候老板大手一挥,一块钱零头抹了。吕小鱼问道,如果是 204 元零头抹不?老爸答曰:抹。吕小鱼小手一挥:再来瓶可乐。

自私若此,当然也不赞同能力越大责任越大。吕树为了获得资源,加入了修行者组织 " 天罗地网 ",类似于中国版的复仇者联盟。对了,这是部玄幻小说。而当吕树升级为 B 级修行者的时候,天罗地网的高层希望他能担当重任,但吕树拒绝了。在他看来,除了吕小鱼,他的肩膀扛不动更多的责任了。他也不想扛。即使一名组织成员为了救他而牺牲,也没能动摇他的想法。很好,这很连岳。

而这样一部搞笑小说,刚刚把我给看哭了,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,有点感动。

作者写了这么个情节,吕树被派到非洲行动。非洲的联络人比较搞笑,他和吕树逗闷子,然后有了下面这段对话:

" 大圣此去何为?"

" 踏碎凌霄。"

" 若一去不回?"

" 便不去 ……"

典型的吕树式回答,冒险的事儿咱不干。

不久之后,敌人来了,联络人被 " 杀害 " 了。吕树大怒,斩杀敌人。然后发现,联络人没死。但吕树累积的愤怒无处排遣,他打算杀光敌人,但这并不容易。然后两人有了下面的对话:

赵永臣忽然说道:" 大圣此去何为?"

吕树愣了一下笑道:" 踏碎凌霄。"

" 若一去不回?"

" 便一去不回。"

自私的吕树,只关心吕小鱼的吕树,决定豁出去,代价不仅是失去自由,还有生命,以及带给吕小鱼的痛苦。这很不吕树,也很不连岳,但或许,这就是人啊。

小说很简单,人性则更为复杂。

人是一种自私的动物,本能是趋利避害。但有时候,有的人就是能够选择自我牺牲,做出利他行为,而这个 " 他 " 却未必是亲朋爱人,很可能是陌生人。而就是这样的行为,把人和动物给区分开了。你说这是无私吗?或许这是更大的自私。人们会在牺牲的过程中获得某种神圣感和悲怆感,这种极致的情感是日常生活中难以提供的。目的或许不同,但总有人愿意追求这种神圣与悲怆,不惜牺牲生命,不惜让爱人陷入痛苦,这是从内心深处涌动的本能冲动,遏制不了。

人性复杂,连岳的观点只是体现了其中的一面,而维持住个人主义的态度,还需要一个和平的环境。当人们置身于极端环境,说实话,个人主义不堪一击。麻烦会来找你,躲都躲不掉,你又如何独善其身呢?就像吕树的转变。

我自问和连岳是同类,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但当一部网络小说就能让我热泪盈眶的时候,我发现理性其实还挺脆弱。当然每个人的泪点都不一样,也许连岳就是那种泪点特别高的人,想让他感动,恐怕得是那种大悲怆才行吧。连岳们被很多人看做是冷血动物,但他们自己却自认为拥有清醒的勇气。

我有个想法,不一定对。我以为人的情感和理性都是天生的,你的大脑构造决定了你的性格特征。有些方面很容易观察,比方说有的人就勇敢,有的人就懦弱,有的人就慷慨,有的人就自私,有的人就冲动,有的人就谨慎,有的人就粗野,有的人就谦逊。

但有些方面,可能就不那么容易观察,人们甚至认为那是后天教育的结果。比方说,有人信仰宗教,有人是无神论者,有人热爱自由,有人崇尚平等,有人是钢铁直男,有人是女权斗士 …… 起初我以为这和认知水平有关,一些人和我观点相左,只是因为他们还不明白。

但后来我意识到不是这么回事,举个例子,我是一个无神论者,而我的很多朋友却有宗教信仰。这并非是他们不明白,这些人受过高等教育,读过的书比我多,我懂的道理他们都懂,甚至理解得更深,但他们仍然选择了信仰。我只能理解为,我是这样的人,而他们是那样的人。

回到连岳的话题,连岳和那些勇于牺牲的人有分歧,大概并不是他们不懂得连岳的道理,只不过,他们天生具有奉献精神,被崇高的情绪所吸引。而连岳则是天生的个人主义者,生性喜欢独善其身。就好像孔孟的入世和老庄的出世,或许也是他们自身的性格,决定了他们的选择。

电影《有话好好说》里,张秋生劝赵小帅别剁刘德龙的手,那是犯法。赵小帅回答说:" 你说的道理我都懂,我也劝了自己多少回多少天,但就是劝不住!"

真不是一类人。

新文化报评论员 牛角

以上内容由"ZAKER吉林"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头条新闻

头条新闻

时事热点 一手掌握

订阅

觉得文章不错,微信扫描分享好友

扫码分享

热门推荐

买吗十二生肖码表2019